我終於有很短暫可以清理腦袋的時間,這也意味著我的負面能量累積了很多(笑)。雖然這個議題很早就在思考,但我實在很忙,所以現在才能好好的來整理這樣的問題。

大概3~4年前,無意間在網路上發表對慰安婦的轉型正義看法,居然被一個自稱是歷史系的筆戰魔人纏上,這個人不知是書念到腦子壞了?還是腦子被洗到平行時空了?反正因為有更多的國仇家恨之下,日治時代的歷史可以被改成這些婦女是自願的,真是夠可悲。有些慰安婦可能用著殘存的最後力氣,藉由紀錄片、訪談,把歷史留下來,然而,我們的政府始終沒有對於弱勢的聲音有任何的感覺。不論是藍綠政黨,始終看不到一個真正的正義。

台灣的社會似乎要找一些人來恨,而且恨意最多的都是那些既得利益者,教會發動宗教勢力仇恨同志、男性憎恨所有女性,綠的政治人物恨藍的政治人物......,這些恨意居然會是要把人趕盡殺絕,一個不是宗教立國的民主國家,不容許同志擁有結婚的基本人權。連台灣最高學府的校長都不能上任。為了這些仇恨,難道連國家最基本的人權、競爭力都要一起葬送嗎?

早在10年前,我開始不投藍綠政黨,大概在8年前我已經不再投票,不論是什麼政黨執政,永遠都是同一種套路,激化族群,再被迫選邊棄保。

被歷史魔人纏上的那段時間,我瞬間領悟到,歷史是為既得利益者所寫的,只有對的風向帶來的「轉型正義」,卻從來沒有人為真正弱勢的人多修一點人權法條,長年的等待著個國家長進一些,猶如那些活著回來的慰安婦,等到白頭,依然看不到這個國家為了她們等待的正義有絲毫的努力。

就算我們真的都忘了,過去歷史對許多人帶來的不幸,那也該為現在還活著的各種弱勢族群努力。

很可惜,我看到的是一群在分贓利益的政客,不斷地消費這些弱勢,踩著他們的屍體,抹黑弱勢者,博得政治的正確。

是啊!我是恨!

恨這些老人不成鋼,不成材,不用功,沒有遠見。

我記得,最後我給了那個歷史魔人台大醫院精神科的連結,什麼也沒回。

這個世界與我已經沒什麼關聯,正義彷彿被丟進思覺失調的國度,大家都是色盲,每個顏色都是灰,每個決定都是恨。

也許我可以決定自己活在什麼樣的世界,在一個又一個失去人生方向的個案中,我是既得利益者。

我已經與這世界無關,只是不知道為何我被迫要去仇恨?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okoshu0304 的頭像
dokoshu0304

毒菇修的移動城堡

dokoshu03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